頂點小說網 > 歷史軍事 > 回到明朝開工廠 > 第72章 飛梭(第三更,求推薦,求收藏)

第72章 飛梭(第三更,求推薦,求收藏)

惡魔就在身邊   絕地成神   帶著軍需來大明   DNF無限輪回   幽后傳奇   超神道術   永續之鏡   我真的不無敵   當醫生開了外掛   從觀眾席走向娛樂圈   荒野之活著就變強   生活在港片世界   筆趣閣

    銷路在增加,工廠在擴建,幸好當初建肥皂廠的地方,兩邊全都是臨河的倉庫,適當的溢出高價后,工廠的占地擴大了三倍有余,而原本的板庫成了廠房,在安裝新水車的同時,又在修葺了老舊的碼頭棧橋,以方便出貨。

    在工廠改擴建提升產量的同時,施奕文并沒有閑下來,對他來說,還有更重要的一件事。

    又一次置身于空間的圖書館里。

    盯著書架上的書籍,施奕文顯得有些茫然,雖然嘴上說著“十個肥皂”,可實際上,無論是肥皂或者蚊香不過都是因緣際會,都是“碰巧”的“發明”,現在讓他主動去“發明”,一時間他卻有些摸不著頭腦。

    “發明些什么好呢?”

    自言自語中,施奕文一邊走,一邊在書架上的書籍中尋找靈感。

    突然,一本書映入了他的視線之中,盯著那本有些老舊的書籍,施奕文眼前猛的一亮《英國工業革命史》,自言自語道。

    “沒錯,這應許也可以借鑒一下!”

    第二天清晨。

    依如往日沿著秦淮河跑的晨練之后,施奕文剛吃過早飯,吳才就上門了。

    “你今個來的挺早的,有啥急事?”

    站起身來,施奕文笑著將他迎了進來,吳才現在家里的身份是新請的先生。

    “這幾天我一直在尋思著少爺的話!”

    吳才揖手說道。

    “可我還是想不明白,你到底怎么弄出十個肥皂來。”

    端著茶進屋的寇蕓打量了兩眼,她有點看不上吳才這個人,于是就隨口說道。

    “那是,少爺的心思又豈是一般人能猜出來的!”

    心知像寇蕓這樣的丫環,少不得是主家房里人的吳才陪笑道。

    “蕓姑娘說的是,不過即便是猜不出來,也總要揣摩一二,如此才能對得起少爺付的月給不是。”

    微微一笑,施奕文對寇蕓說道。

    “小蕓,你先下去吧。”

    “是,少爺。”

    在寇蕓離開后,施奕文沖吳才笑道。

    “家里人沒規矩慣了,讓你見笑了。”

    對于施奕文來說,無論是小憐或是寇蕓姐妹,既然在這個家里,那就是家里人,而他這樣的解釋,卻讓吳才有了些誤解。

    “東家客氣。”

    以為自己猜對的吳才立即岔開話題說道。

    “哎呀,我東家,我昨天想了一夜,還是想不明白!您到底有什么法子。”

    一聽他這么問,施奕文便笑著說道。

    “其實這個法子倒也簡單!”

    說話的功夫,施奕文對吳才說道。

    “不過,想要用這個法子,你得先幫我辦件事。”

    “什么事?”

    面對吳才的詢問,施奕文笑道。

    “造個東西!”

    說話的時候,施奕文拿出昨天晚上在空間里畫出來的幾張圖紙,放到吳才的面前。

    “這是?”

    看著充滿疑惑的吳才,施奕文故作神秘的笑道。

    “能頂一百個肥皂廠的東西!”

    說罷,施奕文追問道。

    “你知道,南京上好的工匠是誰嗎?既精通木器,也精通鐵器、銅器什么的。”

    盡管在肥皂廠的改造過程中,認識了幾個工匠,就像對軸承充滿興趣的趙老四,可是他的手藝很一般,現在施奕文要造的這個東西,盡管沒有什么技術難度,但是他仍然希望能夠找到好的工匠制造它。

    “上好的工匠,嗯……”

    愣了下神,吳才便笑著說道。

    “東家,您可是找對地方,老吳我住的地方,過去住的都匠戶,都是祖傳的手藝,要是說好,這最好的工匠倒是說不出個所以然來,要是說上好,這南京城里沒有一千,也得有八百,公子要造這個?就到梁家作坊吧,老梁頭的手藝好。”

    又一次瞧著圖紙上的東西,吳才疑惑道。

    “就這么個小玩意,它能頂一百個肥皂廠?”

    不過吳才的疑惑,在梁家作坊里梁鵬拿起圖紙的瞬間,非但沒有減少絲毫,反倒是更濃了。

    “好東西啊!”

    盯著手里的這幾張圖紙,梁鵬抬頭看著面前有富家公子,試探著問道。

    “公子,這是梭子吧?”

    “嗯!”

    眼睛微微一睜,施奕文對眼前這個不眼的梁鵬另眼相看了,他能認出來。

    圖紙上確實是梭子,只不過不是普通的梭子,而是歷史上要等一百多年后才由英國人發明的“飛梭”,飛梭實際上是安裝在滑槽里帶有小輪的梭子,滑槽兩端裝上彈簧,使梭子可以極快地來回穿行。飛梭發明大大提高了布匹的產量。

    一本五十年代的《英國工業革命史》給施奕文帶來的啟示就是飛梭可以成倍的提高織布機的產量,或許對于飛梭并不怎么了解,但是在圖書館找到的紡織機械類的書籍中,卻清楚的描繪著它的構造、原理,也正因如此,他才連夜繪出了飛梭的圖紙。

    難道眼前梁鵬,一眼就看出來它的原理了?驚訝之余,施奕文的心底甚至有些狂喜,要是他一眼看出飛梭的原理,這樣的人才可一定得招過來。

    “妙……可真妙!”

    梁鵬盯著圖紙上,不住的贊嘆著。就在施奕文心底驚訝之余,只見他猛的抬起頭說道。

    “公子,這紙上的線是用什么筆畫的,如此精致的線圖,小的可還是第一次見著!這可真是妙的很!”

    啊!

    想錯了!

    詫異的看著他,心底白歡喜一場的施奕文隨口說道。

    “鉛筆。”

    “鉛筆是什么筆?”

    相比于紙上的“飛梭”,梁鵬更在意的是鉛筆,畢竟用炭筆畫線不僅線條粗,而且炭筆還容易斷。對于作為匠人的他而言,這能畫出精巧細線的鉛筆,才是他最看重的,

    “就是……”

    看到梁鵬似乎對鉛筆更感興趣,施奕文便笑著說道。

    “你能造出這個梭子的話,到時候送你一些鉛筆又有何妨?”

    “當真!”

    梁鵬的眼前猛然一亮,驚喜道。他還沒有見過能把線畫的這么細這么直的筆。

    “這還有假,怎么樣,能造出來嗎?”

    聽到施奕文的反問,梁鵬認真的打量了一會圖紙,然后抬頭說道。

    “這梭子瞧著與普通的梭子不同,可不少東西制起來,也是極為麻煩,這樣,東西我給公子制出來,只是,有些東西,小的不知道該用什么制。比如……”

    見梁鵬的手指彈簧,施奕文就知道碰著高手了,一眼就看出梭子中最關鍵,也是最復雜的部件就是這個彈簧。

    “這是彈簧,要用有彈性精鋼制成,怎么樣,有什么困難嗎?”

    搖搖頭,梁鵬直接了當的答道。

    “這有什么難的,嗯,這樣,只是用精鋼制的話,價格肯定要高一些。”

    “那以你估計用精鋼來做的話,這樣的一個梭子要多少錢?”

    在心里合計一會,梁鵬才答道。

    “怕是得要五十文錢,這一個能頂四五個普通的梭子了。”

    聽他這么一說,施奕文笑說道。

    “你只管做就是,銀子一分不少給你。”

    成本高出四五倍,可要是效率能提高四五倍呢?

上一頁 加入書簽 目錄 投票推薦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

澳门一张比大小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