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網 > 歷史軍事 > 帶著倉庫到大宋 > 第303章 夜來客(下)

第303章 夜來客(下)

我的娘子可是絕世高手   別叫我歌神   賊人休走   網游之白骨大圣   我能看見經驗值   易修之路   承包大明   在新武俠時代當高手的二三事   重生軍工子弟   首富楊飛   九天   映照萬界   筆趣閣

    聽人稟報說魯達在軍營外活捉了一個奸細時,孫途還有些不以為然,想著也許是白虎山上的一些人眼見守不住了打算偷跑。可很快地,他就發現事情有些奇怪了:“你說這人是從我們軍營后頭被發現的?”

    “正……正是。”來報信的兵卒咽了口唾沫后道:“而且那家伙看著有些古怪,好像不是山上的賊匪。”

    “哦?那就去看看。”孫途雖然因為密室中的發現恨不能現在就揮軍打上山去,但還是暫作忍耐,決定先看看那奸細再說。只是當他真見到那所謂的奸細時,還是有些愣怔,目光在其身體上下來回掃動了好一陣子,才盯著他的雙眼道:“你到底是什么人?”

    這是個精瘦黝黑,與尋常宋人有著不小差別的兇悍男子,而且他身上穿的也不是漢人衣冠,而是一身簡樸的獸皮衣裳,看著就不是大宋子民。可對方此時卻只是低著頭,沒有半點反應,就跟聽不懂孫途的話一般。

    “三郎,這家伙被拿下后就不曾開口,要不就是啞巴,要不就是真聽不懂我們的話語。”魯達靠近了解釋一句。

    孫途微微點了下頭,這才一聲斷喝:“把他的頭給我抬起來!”一名軍卒應聲便在早已被捆結實了的家伙的下巴和脖子處猛然發力一抬,迫使他只能抬頭,因此其脖頸都發出了咔嗒一聲脆響,同時孫途他們也對上了一雙視死如歸,比之野狼都不遜色的兇悍眼神,讓邊上兩名軍卒都驚得稍稍后退了半步。

    “我給你最后一次機會,你到底是什么人?來此做什么?”孫途卻回瞪著對方,語氣森然地又問了一句。但回應他的卻依然是那毫無懼意的目光,這人顯然并沒有將自己的性命太當回子事兒。

    就當眾人以為暫時已經拿他沒有辦法,只能先收押了再說時,孫途卻突然沉聲下令:“既然是奸細就留他不得。來人,把他給我推出去斬了!”

    這命令一下,就是魯達幾個都有些驚了,可孫途如今在軍中威望極高,此時一聲令下,那些個兵卒都不帶猶豫的,立刻就拖了人往外走。在此期間,孫途的雙眼卻一直盯在對方的臉上,直到看著他將要拖出營帳,邊上幾名下屬將領有些糾結地想要開口勸說,他才突然又道:“慢著!”

    說完這話,他慢步來到了那人跟前,臉上帶著一抹譏誚的冷笑:“你確實有敢死之心,而且裝得也很不錯。只可惜,你還是露出了破綻。當聽說我要殺你時,你不曾害怕,卻在瞬間露出了解脫的表情,雖然只是剎那,卻已能說明許多。你,根本就聽得懂我們的話,對不對?”

    這話一出,其他人都愣住了:“這……都監所言可是真的?”

    “當然,我相信我的雙眼所見。而且他在被拿后不惜一死也要裝聾作啞就足夠說明問題了,他身上一定藏有什么要緊的秘密。他身上可搜過了嗎?有什么發現沒有?”孫途一臉自信地說道。

    魯達幾個一開始就拿下他的人全都搖頭:“這人身上除了一把彎刀和幾塊干糧就沒有其他東西了。”

    “那就說明要緊的東西在他腦子里。”孫途冷笑一聲:“事到如今,你還想裝聾作啞可就太小瞧我們的手段了。你放心,我不會輕易讓你就這么死去,我有的是手段讓你生不如死!”

    “你……要殺就殺,就不要白費力氣了……”到了這時候,這個家伙終于是忍不住了,突然就開了口。雖然他的口音有些別扭,但到底還是讓大家聽了個明白,也坐實了他乃外族的判斷。

    “是不是白費力氣可不是由你說了算的。”孫途當即就把臉一沉:“把他的衣褲全給我剝掉了,我倒要看看你的嘴巴能有多硬!”如今正是他率軍攻打白虎山的要緊關頭,這里突然冒出這么個可疑的外族奸細,自然不能有絲毫懈怠,必須用上最酷烈的手段了。

    于是在眾人有些不解的目光注視下,幾名兵士還是在那家伙的掙扎和嚎叫中把他身上本就不多的衣褲給扯了去。在看到其胸肩等處留下的猙獰傷疤時,不少人的臉上又露出了一陣不安來,這家伙看著還真不怕死。

    就連魯達和林沖都有些看不下去了,忍不住上前一步道:“三郎(都監),這樣對人有些不妥吧?”

    “事關我青州安危,不得不用些非常手段。”孫途卻面容堅毅,隨即就讓人取來了一把匕首來,放在了旁邊的火把上炙烤起來。只片刻工夫,那鍛鐵的匕首刀身已經開始發紅,他這才拿著匕首來到已經明顯面露驚色的奸細面前,發紅的匕首就在他臉孔、胸口等處緩緩劃過,最后落到了他的兩腿間的要害處,這讓對方整張臉都迅速扭曲起來,哪怕被人按住了,也在拼命地往上縮著:“你……你要做什么?”

    “不知你們部族里有沒有這樣的規矩,反正在我中原漢人的皇宮里是有一些服侍天子的男人需要凈身的。凈身你懂得是什么意思嗎?就是把你下面這二兩肉給割掉。不過你放心,我沒有這么殘忍,只是想用這把刀燙去那二兩肉,這樣你身上的傷口會小一些,說不定還能活下來。”孫途一邊說著,手中匕首已經緩慢地往下放去,別說那奸細了,就是帳中其他人,此時都臉色發青,只覺著自己的兩胯之間都有些發冷,好像被塞進了一把刀。

    第一次,這家伙的眼中出現了恐懼之色,而看他似乎還想要作堅持,孫途的手突然就往下一落,哧的一聲輕響傳來,隨后便有一股皮肉被燙焦氣味傳出,讓這些作戰時都不曾有絲毫畏懼的將士的身子都顫抖了一下,這等酷刑是個男人都受不了啊。

    那奸細更是應聲發出了慘叫,整個人都奮力掙扎起來,要不是四名軍卒全力按著他,都可能被被他掙脫束縛了。直到聽見孫途平靜的聲音響起:“嘖,稍微偏了些,居然只是在你大腿內側燙出點傷口。不過你下次可沒這么好運氣了。”他心中的恐懼才稍微退卻了些,然后盡力低頭往下看,發現那刀果然只是燙在了自己大腿內側,離著要害還有一兩寸呢。

    但即便這樣,也已嚇得他渾身是汗,整個人都開始顫抖了。這次是保住了“兄弟”,可下次呢?而就在這時,孫途又作勢舉刀要再來上一下,這讓他終于是徹底崩潰了:“我說,我是女真人莽古臺,我是來見白虎山寨主的……”他或許真不怕死,可這樣的折磨卻不是他能抵受得住的。

    其實當孫途慢條斯理地做這一切時,大家都已經猜到了他的最終目的,所以后面才再沒人出面勸阻。而當聽到這位終于招供后,大家卻已經顧不上佩服自家都監的手段了,而是全都露出了震驚之色,這怎么竟還與女真人扯上關系了?

    孫途的心更是砰地一跳,他太清楚女真人對大宋意味著什么了,相比于西夏和遼國,由女真人建立的金國才是大宋最大的敵人,想不到今日自己會在這里抓到一個女真奸細,而且他們居然還和白虎山的人有了勾結?

    在稍稍定神后,孫途才盯著對方的雙眼喝問道:“你們怎么會與白虎山有所瓜葛?你們有何用心?給我老老實實全部招來!”

    既然已經被攻破了心防,莽古臺也不再堅持隱瞞,當下就把自己知道的一切都給交代了出來……而在聽完這番交代后,帳中上下人等的臉色都變得一片陰沉,不少人咬牙切齒間,都從嘴里迸出了一個詞來:“該死!”

    “都監,這可如何是好?”在沉默了好一陣后,才有人帶著些異樣地看向孫途,現在事情有變,他們還該繼續留在白虎山上這里剿匪嗎?

    孫途的心中也有些舉棋不定,本來白虎山這里已成必勝之局,只是再耗些日子便能一舉平定,現在離開可太不合算了。可是另一邊的情況也是相當緊急,他總不能坐視那里真出了慘劇吧,到那時恐怕死的人可就多了。哪怕如今事情已經生變,但以女真人的兇悍勁兒,那里的軍民也必然會死傷慘重。

    卻該如何抉擇?

    所有人都把目光投到了孫途身上,只等他一言而決。

    就在帳中一片肅穆,大家都靜候孫途開口時,一個兵卒突然匆匆跑到了帳前:“都監,白虎山寨那里有人下來,說是他們全寨上下愿意投降官府,只求我們不要再追究他們之前所犯的過錯。”

    這話傳進帳來,讓眾人的臉色都是一變。而孫途臉上本來布滿的糾結卻在這一刻迅速消散,嘴角一翹間,一抹冷冽的笑容已經浮了上來:“哦?那就請山上的使者前來見本官吧,我倒要看看他們有何誠意。”說著一個眼神下去,自有手下迅速將已經完全沒有反抗之心的莽古臺給拖出帳去。

    不一會兒,一個白虎山的小頭目就有些擔驚受怕地被帶到了孫途跟前……

上一頁 加入書簽 目錄 投票推薦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

澳门一张比大小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