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網 > 仙俠修真 > 萬象之主 > 第96章 教學

第96章 教學

權傾南北   奶爸的娛樂人生   重生南非當警察   木葉之影流   生活在港片世界   我奪舍了太陽神   重回完美人生   爆裂天神   玩家超正義   都市圣騎異聞錄   我的物品能升級   我真的慫了   筆趣閣

    徐慢慢見顧青捂住傷口,額頭有些細汗,心下一疼,她暗道:“顧公子為我方才受傷,我總得遂了他的意,只是他學不會,莫要失望才是。”

    她緩緩道:“其實風遁之術,說到底不過是對天地間某類元氣的利用。顧公子你若是能感應到天地元氣,自是有機會練成的。”

    顧青聽得大感興趣,他問道:“如何感應天地元氣呢?”

    徐慢慢輕敲自己光潔無暇的腦門數下,為難道:“我也不知道。”

    顧青道:“那你是怎么感應到的?”

    徐慢慢面上略帶一分不好意思,說道:“我覺醒后便會了,就是覺得自己身處一口清潭里,潭水便是天地元氣,會長說過,我這天賦已經算是極為不錯,大部分修行者或者通過血脈覺醒的巫,最初感應到的天地元氣范圍不過是泥盆大小。”

    她說極為不錯,還是謙虛,當時會長說她是數百年不遇的天才,有資格問鼎巫神境界,前提是她能離開大宋十九州,到達更廣闊的天地,方能挖掘出她自身的潛力。

    顧青嘆息道:“難道真沒別的辦法?”

    他想著是不是暗示徐慢慢另外送其他好處給他。

    徐慢慢猶豫片刻。

    顧青見她遲疑,以為還有辦法,追問道:“有話就直說。”

    徐慢慢道:“我聽會長說,修士進入真境后,時常誦讀黃庭、道經、佛經,而真境修士最大的特征就是能開始感應到天地元氣,引天地元氣入體,練成真氣或者法力,想來這是一種竅門,顧公子你或許可以嘗試一下。”

    顧青微笑道:“那我試試,你有什么推薦嗎?”

    徐慢慢想了想,說道:“天絕觀枯眉道長突破真境之后,據傳時常在山中誦讀道德經,顧公子讀過嗎?”

    顧青暗道:“我何止讀過,我還見過老頭子呢。”

    他道:“我記下了,你再跟我講講風遁之術的訣竅。”

    徐慢慢點了點頭,將口訣都盡數告知顧青,只是顧青尚且不能感應天地元氣,所以沒法辨明真假。

    他強自記下徐慢慢所言,月漸西沉。

    徐慢慢怕顧青傷勢加劇,說道:“要不咱們找個地方療傷。”

    顧青思量片刻,問道:“你要跟我一起走。”

    徐慢慢道:“我非得見你傷好了才放心。”

    顧青嘻嘻一笑,說道:“我的傷勢可不是一兩日能好的,你能離家很久嗎?你表姐會不會還擔心你?”

    徐慢慢心道:“往后一別,怕是再也見不到顧公子了,總要跟他多相處幾日。”

    她道:“沒事,家里人不會管我去哪的,至于表姐,她現在在枯霞派修行,我已經許久沒見她啦。”

    顧青一笑,說道:“我帶你去一個風景極佳的地方,正好養傷這段時間,我有些事請教你。”

    他決心帶徐慢慢去萬毒嶺,因為顧青發現徐慢慢實在懂很多,簡直是個寶藏女孩。

    所以他很想從徐慢慢身上學到更多東西。

    同時顧青心里還有個主意,就是徐慢慢如果適合當琴師的話,他還可以幫徐慢慢提升二十年壽命,當然他自己也能順帶獲得這個好處。

    只要徐慢慢有些天賦,憑借顧青對琴道的認知,以及盲琴師的修行經驗,短時間內還是有希望讓徐慢慢練到九妙秘術第四層。

    何況要是能將徐慢慢順利發展成九流社一員,將來說不定還有許多好處。

    顧青洗了一把臉,同時面部肌肉恢復原貌,再看向徐慢慢,他現在越看徐慢慢越覺得順眼。

    徐慢慢見顧青恢復本來的清俊面孔,目露柔情,不禁心如鹿撞,有喜有憂。

    但是顧青抓住她手道:“咱們走。”

    他吹了個口哨,半空中一只黑鳥飛來,抓著一個包裹,里面都是煉制小乾坤袋的材料,還有他一些重要東西。

    等小乾坤袋一煉成,以后小烏鴉就不用這么辛苦了。

    小烏鴉哇哇亂叫,繞著徐慢慢轉了一圈。

    徐慢慢見它靈性十足,問道:“你哪里養的這么一只靈鳥?”

    顧青微笑道:“撿來的,不要廢話了,走吧。”

    經過一日一夜,全力趕路,顧青帶徐慢慢來到這兩年隱居的地方,而且路上他也見識了徐慢慢風遁的厲害,無論顧青如何加快腳步,徐慢慢總能不疾不徐跟上。

    且不說速度,光是那份瀟灑恣意,就讓顧青打定主意要學會風遁。

    進了地方,徐慢慢看到一條好似白玉堆砌而成的瀑布,瀑布下正是波光如鏡的碧湖,湖水也不知去往何處,只覺潭影悠悠,這一路的風塵都給隨風蕩漾而去。

    湖邊是一間精舍,花草綠植,應有盡有。

    何況正是夏始春余的時節,可謂上葳蕤(weirui)而防露,下泠泠而來風。

    顧青取了一張琴,笑道:“沒有美酒佳肴,便彈一首曲子來招待你。”

    他指了指面前一張吊床,又道:“你可以上去休息。”

    那吊床邊上就是湖水,左右俱是花草,徐慢慢早想躺上去,見顧青開口,當然就不客氣了。

    她一上去,顧青就開始彈琴。

    那琴聲自他指尖流出,仿佛朝露,又如晨風,琴聲柔和之至,徐慢慢不多時便聽得睡著,等她醒來,琴聲好似花瓣似的,輕wen面頰,絲絲的,癢癢的,潤潤的。

    她往琴聲源頭瞧去,顧青仍是盤膝撫琴,人與天,與地,與湖,與那白玉似的瀑布,無分彼此。

    徐慢慢看得一癡。

    不多時,琴聲截止。

    徐慢慢悵然若失,她真想顧青一直彈下去呢,可是馬上心下慚愧,心道:“顧青也不知多認真地彈琴,我竟睡著了,還想著他能一直給自己彈琴,便是家里養的琴師,那也不該如此作想啊。”

    顧青瞧她醒來,微笑道:“怎么樣。”

    徐慢慢老老實實道:“很舒服。”

    顧青含笑道:“你覺得我琴技如何?”

    徐慢慢認真道:“無與倫比,世所罕見。”

    顧青笑了笑道:“既然你很喜歡,我教你啊。”

    “啊?”徐慢慢渾料不到顧青突然說出這句話。

    顧青不由分說,招手讓她過來,道:“很簡單的,你來試試。”

    徐慢慢見顧青這樣,更不好回絕。她從小到大只喜歡做衣服,琴棋書畫雖然有些涉獵,但不是很感興趣呢。

    可是顧青興致勃勃,她如何好回絕。

上一頁 加入書簽 目錄 投票推薦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

澳门一张比大小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