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網 > 仙俠修真 > 我是至尊 > 第五百七十六章 我們等他!

第五百七十六章 我們等他!

超品大亨   流浪之城   返回2006   重生九零逆襲嬌妻   創世游戲法典   我是至尊   帝國吃相   我是武球王   生活系大導演   乾龍戰天   異界烽火錄貳烽云再起   逆轉之王   筆趣閣

    狐皇貓祖,就此隕落。

    之前知道了滅世策付諸行動一出,兩位皇者對于前路直接就絕望了。

    他們甚至不想再奮戰,不想再多看這個世界一眼。

    那么多的兄弟,他們卻沒有接到半點消息。

    即便智慧如狐皇,也感心灰意冷。

    唯一動作也不過與云揚進一步合作,拜托其照顧后人,使得自身血嗣不絕。

    但無論如何,基于任何理由,自己仍舊不能站到人族一方。

    就算是要戰死,也只能局限于妖族內戰之中戰死,決不能在妖族人族兩族大戰的時候戰死。因為在那個時候戰死,將與自己的平生立場相違背。

    既然命數如此,那也就只有對不起云揚了。

    所以他們利用云揚重傷這段時間,將一切后事全都安排好;然后兩皇聯袂離開了狐皇城,一路招搖而來,生死一戰!

    對不起了,老三。

    我們將一切都托付給了你,答應了合作,但我們兩個,卻要當逃兵了。

    作為對你的回報,我們唯一做到的,就只有在這最后一戰之中,能帶走幾妖就帶走幾妖。為你,減輕一些壓力。

    遠方,風雷激蕩。

    一道白線,流星一般沖來。

    傳來一聲大吼:“大哥,二哥,不要啊……”

    狐皇與貓祖兩位皇者毫無血色的面容陡然顯出一抹紅潤,以及一點由衷的笑意。

    老三來了。

    此生,我們終究是不孤單的!

    狐皇嗆咳一笑,巨大的身子開始在空中緩緩消散,貓祖同樣是笑了一聲,先是八道身影解體,重新歸于一身,然后這一個,也開始堅持消散。

    唯有笑聲還在空中回蕩,令到這方天地不那么寂然。

    須臾,空中唯余一頭小小的白色狐貍,一只小小的白色貓咪,頹然無力地跌落塵埃。

    那是狐皇與貓祖的最原始身體。

    剛才的極端施為,取得了豐碩戰果,卻也令到他們的生命與靈魂消耗殆盡,隨風而去。只等跌落塵埃一刻,僅余的小小身軀,也會化為齏粉,與天同塵,徹底的消散于天地之間。

    風雷涌動。

    以瘋狂姿態撕裂空間的云揚,極速沖了出來。

    身子疾旋之下,總算在狐皇與貓祖跌落塵埃的一瞬,接住那兩具小小的身軀,在他的懷中,只余小小的一團。

    云揚方道僥幸之瞬,以為自己總算沒有來遲,卻愕然發現,兩皇已經沒有了呼吸,那兩具

    身子只留下殘余的溫熱。

    任何一點生命的跡象,都不具備了。

    云揚登時兩眼通紅。

    他猛地抬起頭,切齒道:“鳳~~~皇!”

    鳳皇抬頭,兩眼平靜地看著他。

    鷹皇等七位妖族皇者,也盡都眼神復雜的看著云揚。

    看著他懷中,已經沒有了生息的兩具小小身體。

    那是我兄弟啊。

    七位皇者,眼眶通紅。

    似乎看穿了時間,看穿了空間,看到了原來那個水草豐美的妖族萬妖原,那是幾個小家伙,在快樂的玩耍。

    小鷹在飛,嫩黃的小嘴在嘰嘰的叫,小鶴在撲閃翅膀,小老虎一甩頭,將一只小貓拱了一個跟頭,還有個小狐貍,藏在體型最大的小鵬翅膀下面,讓別的小伙伴找不到自己……

    一個小豹子在跳,一跳一跳,想要用嘴去咬在空中剛學會飛行的小鶴兒……高一點的一棵小樹上,一只小鳳凰,在高傲的站著,倨傲的看著小伙伴們……

    “兄弟啊……”

    鵬皇喃喃一聲,突然間淚如雨下。

    鳳皇的眼底,一抹濃郁的悲傷劃過,隨即,定定的注目于云揚,突然踏前一步,聲音中有極致的壓抑:“你想要與我一戰?為他們報仇?”

    云揚冷笑一聲:“與你一戰?當然!但不能是今天!”

    他抱著狐皇與貓祖的身體,靜靜的站著,靜靜地說道:“我須得先回去,將他們安葬。鳳皇,你要阻攔我嗎?”

    鳳皇的身子陡然一震。

    旁邊的鵬皇等霍然轉頭,惡狠狠的看著他。

    鳳皇咽了一口唾沫,聲音有些急促,道:“我想同去。”

    云揚嘲諷道:“同去?去干什么?確定他們的歸處么,不必了,這是我的兄弟,早已不再是你們的兄弟。你們去了,只會讓亡者不安,死亦含恨!”

    鵬皇等眼中都閃過一絲黯然。

    云揚嘲諷:“鳳皇陛下若是不放心,擔心他們兩個詐死,以后還要來和你搗亂,完全可以來檢查一下他兩個是不是真的死了。我不阻攔便是。”

    鳳皇難受的揮揮手:“你走吧。”

    幾位皇者也是臉上黯然。

    以他們的修為,豈能分辨不出死活?

    狐皇與貓祖……連靈魂的波動,也沒有了……

    云揚冷冷一笑,勉力遏制住自己想要全力出手大戰一場的沖動,冷冷道:“鳳皇,你我,終究會有一戰的,那一日,不會太遠了!”

    轉頭輕飄飄的飛了出去,不疾不徐。

    無數妖族強者在他身后看著,卻是沒有一個動彈。

    鵬皇等踏前一步,似是有心想要張嘴說點什么,卻欲言又止,就止于看著云揚的背影,越來越遠,一個個怔怔的站著,如同木雕泥塑。

    ……

    云揚一路疾行,往狐皇城而去,同時又把生命之氣如同不要錢一般向著狐皇與貓祖所留下的那兩具小小身體里狂灌過去,明知希望渺茫,仍舊盡力而為,希望可以起死回生,再釀兩皇生機。

    就這一路上消耗的生命之氣,識貨的見了,如東方浩然之輩,氣憤惱怒痛惜尚在其次,出手暴打云揚肯定是免不了的,這也太他么的奢侈了,用這么珍貴的東西救妖?

    你他么的用了也就用了,但你他么的用了這么多,你不是欠揍是什么,就算這玩意是你的,不能這么用啊,真是……他么的了!

    但即便云揚以不顧代價不計消耗的方式施救小白貓與小白狐貍,可那兩具身軀始終靜靜地,渾然沒有半點反應。

    玄氣。

    沒反應。

    聚攏妖氣灌進去。

    仍舊沒有反應。

    生命之氣,生靈之力灌進去。

    還是沒有反應。

    無可奈何束手無策的云揚將希望寄托在綠綠的身上,但看到綠綠焉噠噠的樣子,不由嘆口氣。

    這段時間下來綠綠可是損耗良多,本源力量更是消耗不菲,之前云揚兩次受創,第一次還好,僅止于生命之氣的補充,可是第二次,以云揚承受億萬異種妖力秘法的磨滅,若非綠綠消耗了相當的本源之力,云揚決計沒可能在那么短的時間內恢復過來,云揚唯恐它傷了根基,本打算短期內不再動用。

    但現在看來,想要救回兩皇生機,不動用綠綠這尊大佛是不成的了。

    “綠綠。”

    “啊~~~~呀呀呀…………”綠綠拖著長腔,不情不愿之意顯而易見,溢于言表。

    “這是我的兩個哥哥,來點本源之氣。”

    “啊~~~~~~~~~~~~~呀!”

    綠綠嫩嫩的聲音,竟讓人聽著有一種心疼的感覺。

    真不行呀……不行了啦……

    “這倆人對我很重要,我以后會想辦法多給你好好補補的,你還信不過我這個主人么?”云揚軟硬皆施,連許久都沒動用的主人二字再度重啟。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頭的綠綠最后不得不交出兩縷本源之氣,那一瞬間,簡直就是心痛得差點沒哭出來,今天可是賠大了……

    本源之氣輸入,效果端的是立竿見影,狐皇與貓祖頓時又有了氣息,心臟也重新恢復跳動,生機重啟,黃泉折返。

    但經過云揚的仔細查探之下,卻仍是長長地嘆了一口氣。

    “人是就回來了,但本源損毀,元神泯滅。”

    這兩位叱咤風云的妖族頂峰皇者,如今,身上不要說是修為,甚至連半點妖氣也沒有了。

    或者可以這樣說:這就是兩只普通的小狐貍,小貓。

    除了生息之外,沒有任何記憶,也沒有任何的底蘊,甚至連靈性都已蕩然。

    換言之,他們連妖獸都不是了。

    他們體內雖然還保留了九尾狐和九命貓的血脈,但卻已經徹底的死寂歸墟。想要重新激活血脈,近乎沒有可能,至少在云揚看來,無能為力,無法可施。

    這不啻是說,在云揚看來,兩皇雖然還活著,但今后就只能以普通野獸的狀態活著了。

    這狀態,竟比當年云揚的天玄戰友黑金熊還要大大不如,當年黑金熊被身首異處,魂飛魄散,連玄丹都被挖了出來,可謂是死的不能再死了,但玄丹卻是完好的,云揚以綠綠的一道生命靈元封禁玄丹,再收聚其神魂,助其借尸還魂,只需假以時日,便可恢復過來,之前云揚重返天玄,再會黑金熊與花紋蟒,喜見故獸復原,可謂心懷安慰。

    可兩皇現在的狀態與黑金熊當日又有大大的不同,發動極招之余,消耗太過,已至神魂枯竭,玄丹不存,甚至連本命元靈都所剩無幾的地步,若不是有綠綠的本源之力相助,那一點點元靈也早已逸散了,這樣的狀態,無論放在任何人眼中,都是再難有回復的可能了!

    更別說現在妖界的局面如斯,那可能給予兩皇養息余地……

    “真不知道……我費盡心力的將你們救回來,是做對了,還是做錯了。”

    云揚看著懷里兩個只余本能瑟瑟發抖的小東西,喃喃道:“為何這么傻呢?我們是結拜兄弟,就算出身不同族群,但是……彼此肝膽相照,相識雖暫,卻早已經歷盡生死,真的將彼此當兄弟的。”

    “難道我就不能理解你們的心情么?難道我會逼迫你們去跟鳳皇決戰么?”

    “為什么要走這一步?趁著我在療傷的空隙,你們這般迫不及待的跑出來,尋找他們,決一死戰,是怕我攔住了你們么……”

    “都已經是活了這么多年的老妖怪,卻還要做出來這等事……”

    云揚長長嘆息:“現如今,你們成了這個樣子,成全了你們的本心初衷,可又讓我怎么辦?”

    云揚只感覺自己的心沉甸甸的如同鉛塊墜壓。

    一路疾行趕回狐皇城,看到此際洪水再退,城頭上重現的狐皇城三個大字,猶自熠熠生輝,不由的心中升起一份悵惘。

    狐皇城猶在,但它的主人……狐皇……卻已經不復了。

    這時,狐后正帶著兒子站在城頭迎候,看著云揚獨自一人回來,在場者如狐后貓妃等都是一臉悲戚。

    雖然已經隱隱猜到噩耗將臨的狐后強忍住心中的悲痛,戚聲道:“這里不是說話的地方,我們先回皇宮再說。”

    ……

    狐皇宮密室之中,就只有寥寥數人在場。

    包括狐后,狐族兩位初階圣人,兩位貓妃,還有狐太子九尾玉。

    此外,便是云揚,還有計靈犀與上官靈秀。

    眾人臉色盡皆沉重。

    “陛下他……”

    狐后顫抖著聲音,問出早已懸在心頭的問題。

    云揚輕輕嘆息一聲,將那兩個小家伙從神識空間中取了出來。

    小狐貍與小貓得益于綠綠本源之力的相助,此際都是已經恢復了許多,這會正舒舒服服的埋頭大睡。

    “這……”

    狐后與貓妃見狀猛地一下子瞪圓了眼睛,滿眼的不可置信。

    云揚嘆了口氣。

    “這就是他們兩個的現況了……你們應該能認得出來。”

    “他們兩個……自爆神魂,自毀神識,催谷極限修為,盡燃妖丹,甚至連本源都在那一戰中消耗盡凈……”

    “我雖然將他們搶救出來,但用盡了手段也不過是保住這一條性命而已,其他的……”

    云揚沉默的嘆口氣,不再說話。

    “我們懂得,他們還能夠保住一條性命……我們就已經很知足,很滿足了……”狐后珠淚紛紛,上前將狐皇小小的身體愛憐無限的抱在懷里,如同抱著生命中最重要的寶貝。

    隨即又凄楚的說道:“三弟,你放心……我們會等他,等他再次叱咤風云的那一天……”

    她臉上全是眼淚,然而眼眸中卻盡是溫柔之能是。

    聲音雖低,卻很堅定:“他一定會恢復的!”

    另一邊,兩位貓妃同樣也是將貓祖抱在了懷里,滿臉的堅定。

    “我們等他!”

    “無論多久,都等!”

    云揚怔怔的看著她們。

    有一句話,他不能也不忍心告訴她們。

    兩皇乃是神魂盡去,神識亦毀,僅止于性命得存,基本相當于一切從頭來過,就算你們等到他們靈智復蘇……只可惜真到那個時候,他們仍舊是不會記得你們的。

    他們的靈魂,還有所有的記憶,都已經徹底消散,化作烏有。

    然而這一節縱然云揚不忍說,同為修行大行家的狐后貓妃等又豈會不知——

    狐后淡淡的笑了笑:“當年,他們娶我們,是因為他們喜歡我們,將來自然也可以喜歡上我們,不過就是一個新的開始而已。”

    “我們有萬二分的信心,只要人還活著,就沒什么不可能的。”

    風凌天下說

    好多兄弟來問出了啥事,統一解釋一下:是堂弟家里出了車禍,一死三傷。很嚴重,所以我這幾天真的很忙。

上一頁 加入書簽 目錄 投票推薦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

澳门一张比大小规则